铜梁县医药网

裕民县中新网

原标题:男子砍伤工作人员

羊城晚报记者 黄晓晴

上周五下午2时50分,被控故意杀人罪的钟贵荣走进佛山禅城区法院第19审判庭接受审判。去年9月16日,他第5次“光顾”佛山救助站,向救助站工作人员索要“路费”,遭拒后心生怨恨,尾随救助站工作人员,并在途中捡来刮骨刀砍伤其后颈,致其血流不止。

对这起血案,佛山救助站工作人员更多是感叹,感叹对不符合条件的求助者说“不”并不容易。

案情:依规拒给钱却被砍伤

2015年9月18日,钟贵荣又出现在佛山市救助站里。此次已经是他在近四个月的时间,第5次来到救助站。救助站的工作人员认为,他实际上已经是一名“跑站”人员。工作人员表示,刚开始他们看到钟贵荣年纪大,于是每次都会给他20元,让他自己买车票回家。但是,随着钟贵荣来的次数越来越多,工作人员便不再愿意给他钱。

根据《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等相关规定,救助站对属于救助对象的求助人员,应当及时提供救助,不得拒绝。而救助的方式当中,有提供食住、医疗、车票等,并没有提及“给钱”一条。为了防止骗助,国家规定,半年内获救助过3次,不能再给予救助。

根据各种证人证言综合显示,2015年9月18日当天,钟贵荣在提出要钱被拒后,他又改口称希望马上要一张回家的车票。接待他的救助站工作人员黄某表示,他们只能在次日为他提供车票,双方又争吵了起来。钟贵荣甚至还一度威胁黄某“你不给钱我一直跟着你”。

后来,黄某有事外出,钟贵荣追到佛山市救助站门口,从后用刮骨刀砍向黄某的后颈部。黄某负伤后,用手按住伤口,忍痛跑回救助站内。

随后,钟贵荣被救助站的其他工作人员及保安制服。庆幸的是,虽然黄某脖子上伤口长约10厘米,深超过1厘米,但经过治疗后,已确认无大碍。后经法医鉴定,其伤势为轻微伤。

事后经鉴定,钟贵荣所持的刮骨刀长约30厘米。

律师:望根据情况从轻处罚

佛山市禅城区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未遂),对钟贵荣提起公诉。

钟贵荣说,当天自己被不太友善地对待,所以才会一时冲动持刀伤人。据检方提供的证据显示,在侦查机关时,钟贵荣曾供述,自己当时很气愤,“就想砍死他(救助站工作人员)算了”。但是,法庭调查阶段,他又辩称自己当时都来不及有取他人性命的想法,就拿着菜刀往前冲,而由于自己当时视力已经十分模糊,甚至一下就冲到了对方的前头,砍伤对方。

钟贵荣说,那把作为凶器的菜刀是他尾随对方出来后在救助站旁边的一条小巷的一块红砖下捡到的,对此,公诉人也提出自己的疑问:“你连红砖下的菜刀都看得见,怎么那么大个人你就看不见?”

法律援助机构指派了律师为钟贵荣提供辩护。这位辩护人说,虽然钟贵荣的要求有不合理的地方,但毕竟他是弱势群体,他希望法院可以根据各种实际情况,从轻作出处罚。

案件并未当庭宣判。

专家:要细分对象敢于说不

庭审过后,记者从钟贵荣的代理律师口中,了解到了钟贵荣的大概情况。其实,钟贵荣在上年纪80年代,就已经来到佛山打工。后来,他与妻子离婚,而儿子也跟随母亲生活,钟贵荣长时间都是一人独自生活,处于“孤独无依”的状态。据钟贵荣说,他的亲人中,就只有他的一名侄子还与他有联系,但是律师多次尝试拨打其侄子的电话,均无人接听。

由于生活无依无靠,钟贵荣于是想靠“跑站”,来获得一些收入以维持生计。

对于钟贵荣酿成的血案,佛山救助站工作人员更多的是感叹,感叹对不符合条件的求助者说“不”并不那么容易。该负责人告诉记者,基本每年都有工作人员遭遇辱骂、殴打,他也曾经遭遇被救助者的殴打。对此他们也深感无奈。

对于钟贵荣这类身患疾病的老年人,佛科院社会学教授张喜平则认为,虽然他们不符合救助条件,建议救助站也可以通过社会爱心组织加以救助。同时需要地方对救助条例进行细化,对哪些人可以接受救助哪些人不给予救助做明确的规定。对于不符合救助条件的跑站者,救助站还是要敢于说“不”,耐心劝导。此外,他建议,由政府加强救助站的安保力量,发挥震慑作用。

裕民县中新网

最新文章
推荐内容